欢迎访问军休书画院官网! 关于我们 | 军休人物 | 军休讲坛 | 军休活动 | 军休要闻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军休文化 > 军事历史 >

9人击毁美军11辆坦克的七峰山阻击战

新闻来源:中国军网   总编:将星   主编:文春   责任编辑:佳蔓    人气:    发布时间:2022-08-02




1951年3月下旬,在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后期,美军为挽回前几次战役的失利,调集机械化部队大举向我军反击。志愿军26军78师在七峰山一带组织防御,234团9连4班9名战士在299.3高地与敌坦克部队展开搏斗,以机动灵活的战术,摧毁美军坦克11辆、吉普车1辆,自身却无一伤亡,堪称步兵反坦克的典范。

活用地形巧设“口袋”

七峰山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山腰上有一条公路,是美军机械化部队向北推进的必经之路。此前为了修路,299.3高地的山坡被切出了一个200多米长、3米多高的断崖,公路从断崖下通过。而后断崖上长满了小树小草,形态自然,不易引起人们注意。上级判断,美军要想进犯七峰山,一定要经过断崖下的那段公路。299.3高地恰好扼住了这一要道,9连4班9名战士奉命在这里阻击敌人。

3月24日,4班长雷保森带领全班和配属给该班的1个火箭筒小组共9人进入299.3高地,迅速勘察地形,分析敌情,召开“诸葛亮会”。经过讨论,雷保森决定,利用这个断崖,设计一个“口袋阵”,在断崖后面挖一道战壕,全班依托战壕隐蔽。

说干就干,战士们连夜在断崖上挖了条“月牙”形的战壕,战壕的两头,从崖的两边直插公路。志愿军很清楚敌人作战特点,依仗高度现代化的装备,敌人每次进攻都是先用飞机向志愿军阵地狂轰滥炸,然后坦克开路,步兵跟在坦克后面发起猛烈的冲击。于是在挖战壕的同时,战士们又将山顶和山坡上一些既有工事改造成假工事,给敌人摆出“迷魂阵”,吸引敌军的飞机和坦克火力。

9连4班的战斗编成是:全班共9人,班长雷保森,战术组长王国明,机枪手李云标,火箭筒手黄辛田,副射手周士武和陈永华,战士阎银光、梁新发和袁德和。雷保森将全班编为4个战斗小组,即1个机枪组、1个火箭筒组和2个突击组。可以看出,这几乎是一个量身定制的标准反坦克战斗编组。当时,26军每个营平均才装备3具火箭筒。上级将1个火箭筒组配属给4班,足见对299.3高地的重视,也反映出志愿军指挥员的神机妙算和正确决策。

卡点控道瓮中捉鳖

3月27日,在战壕里埋伏了三天三夜的战士们终于等来了敌人。天刚亮,美军的几架飞机就在七峰山上盘旋。为了避免被敌人提前发现,雷保森命令战士们做好隐蔽,只留一名战士找个视角好又不易被发现的地方观察敌人动向。

下午14时许,美军开始向七峰山方向发起攻击,美第3师的1个坦克连12辆坦克,掩护100多名步兵,沿公路向4班阵地扑来。阵地前方500米处有一个水泥桥,美军先头的坦克开到桥头时突然停住,随后所有坦克对着299.3高地进行火力侦察,对那些暴露的假工事一通猛烈射击,见没有动静后继续向前开进。

很快,美军的坦克几乎全部过了桥,第一辆坦克已驶过了断崖下这段公路,推进至断崖北头。眼见敌军第一辆坦克就要驶出4班设伏地域了,雷保森命令火箭筒组开火,一发火箭弹击中第一辆坦克的尾部,当即将其打瘫在路上动弹不得。后边的坦克被堵成一排,正好都停在断崖下面,装进了志愿军布置的“口袋”。紧接着我机枪手开始射击,将敌尾随坦克的步兵压制在桥的南侧,隔断其与坦克的联系。没有步兵的协同,坦克成了笨重的铁疙瘩,只能被动挨打。

当时我军火箭筒弹数量稀少,平时练得也少,战士们更习惯近距离用反坦克手雷对付敌坦克。于是雷保森下令出击,2个突击组立即携带反坦克手雷分头向美军坦克纵队的两头奔去。雷保森带领一个突击组冲到敌坦克纵队队尾,最后1辆坦克见势不妙,立即开足马力倒车,退出了一段距离。第11辆坦克也准备后退,雷保森迅速投出手雷将其炸毁,前面的坦克全部被堵在中间进退不得。

随后,雷保森带着突击小组,使用反坦克手雷由后至前接连炸毁炸伤了美军5辆坦克。与此同时,由王国明、阎银光、梁新发组成的另一个突击小组也从前至后一直打到第6辆坦克。

就在这时,夹在坦克纵队中间的那辆吉普车上,钻出了三个美军,正欲举枪射击。雷保森见状迅速向吉普车投掷了1枚手榴弹。与此同时,负责应对突发情况的火箭筒手黄辛田和副射手陈永华也从山崖上向吉普车投了2枚手榴弹。3枚手榴弹接连爆炸,吉普车上的美军瞬间毙命。

就这样,前后不到10分钟,11辆坦克全部被我击伤或摧毁。第12辆坦克见势不妙,仓皇后撤。水泥桥的南边,100多个美军步兵在我机枪的密集火力压制下眼看着坦克被摧毁却不敢过桥。

趁热打铁巩固战果

眼见敌坦克都不动弹了,雷保森带着战士们回到了阵地,准备全力阻击对岸的美军步兵。然而,刚返回战壕没多久,又发现有坦克开动了。原来有3辆坦克虽然遭到了手雷的袭击,却并没有完全丧失战斗力,坦克里的士兵也没有被炸死。回过神之后,他们开始向我阵地开炮,很快又出现了5架敌机对着我阵地轰炸。雷保森明白,如果让这3辆坦克反扑过来掩护步兵突破我军防线,后果将不堪设想。他们决心趁这几辆坦克还没有缓过劲,再来一次冲锋,把剩下的坦克彻底摧毁。机枪弹药手周士武提前压满了几梭子子弹,随即也加入了反坦克战斗,雷保森带着袁德和、王国明和周士武再次冲下了阵地。

失去机动性的坦克面对冲过来的志愿军战士毫无还手之力,坦克里的美军纷纷夺路而逃。3辆坦克很快被志愿军战士们摧毁。接着,雷保森试图接近第12辆坦克并将其摧毁,后因其不断后撤,且离美军步兵距离太近,无法靠近,只好作罢。之后,美军见势不妙,狼狈向南逃窜。至此战斗胜利结束。

英勇的志愿军9名战士,凭借手上简陋的步兵武器,在七峰山上机智勇敢地摧毁美军11辆坦克和1辆吉普车,全班无一伤亡,创造了志愿军步兵班反坦克战斗的最佳战绩,也创造了我军以步兵战胜美军步坦协同的一个经典战例。1951年3月下旬,在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后期,美军为挽回前几次战役的失利,调集机械化部队大举向我军反击。志愿军26军78师在七峰山一带组织防御,234团9连4班9名战士在299.3高地与敌坦克部队展开搏斗,以机动灵活的战术,摧毁美军坦克11辆、吉普车1辆,自身却无一伤亡,堪称步兵反坦克的典范。

活用地形巧设“口袋”

七峰山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山腰上有一条公路,是美军机械化部队向北推进的必经之路。此前为了修路,299.3高地的山坡被切出了一个200多米长、3米多高的断崖,公路从断崖下通过。而后断崖上长满了小树小草,形态自然,不易引起人们注意。上级判断,美军要想进犯七峰山,一定要经过断崖下的那段公路。299.3高地恰好扼住了这一要道,9连4班9名战士奉命在这里阻击敌人。

3月24日,4班长雷保森带领全班和配属给该班的1个火箭筒小组共9人进入299.3高地,迅速勘察地形,分析敌情,召开“诸葛亮会”。经过讨论,雷保森决定,利用这个断崖,设计一个“口袋阵”,在断崖后面挖一道战壕,全班依托战壕隐蔽。

说干就干,战士们连夜在断崖上挖了条“月牙”形的战壕,战壕的两头,从崖的两边直插公路。志愿军很清楚敌人作战特点,依仗高度现代化的装备,敌人每次进攻都是先用飞机向志愿军阵地狂轰滥炸,然后坦克开路,步兵跟在坦克后面发起猛烈的冲击。于是在挖战壕的同时,战士们又将山顶和山坡上一些既有工事改造成假工事,给敌人摆出“迷魂阵”,吸引敌军的飞机和坦克火力。

9连4班的战斗编成是:全班共9人,班长雷保森,战术组长王国明,机枪手李云标,火箭筒手黄辛田,副射手周士武和陈永华,战士阎银光、梁新发和袁德和。雷保森将全班编为4个战斗小组,即1个机枪组、1个火箭筒组和2个突击组。可以看出,这几乎是一个量身定制的标准反坦克战斗编组。当时,26军每个营平均才装备3具火箭筒。上级将1个火箭筒组配属给4班,足见对299.3高地的重视,也反映出志愿军指挥员的神机妙算和正确决策。

卡点控道瓮中捉鳖

3月27日,在战壕里埋伏了三天三夜的战士们终于等来了敌人。天刚亮,美军的几架飞机就在七峰山上盘旋。为了避免被敌人提前发现,雷保森命令战士们做好隐蔽,只留一名战士找个视角好又不易被发现的地方观察敌人动向。

下午14时许,美军开始向七峰山方向发起攻击,美第3师的1个坦克连12辆坦克,掩护100多名步兵,沿公路向4班阵地扑来。阵地前方500米处有一个水泥桥,美军先头的坦克开到桥头时突然停住,随后所有坦克对着299.3高地进行火力侦察,对那些暴露的假工事一通猛烈射击,见没有动静后继续向前开进。

很快,美军的坦克几乎全部过了桥,第一辆坦克已驶过了断崖下这段公路,推进至断崖北头。眼见敌军第一辆坦克就要驶出4班设伏地域了,雷保森命令火箭筒组开火,一发火箭弹击中第一辆坦克的尾部,当即将其打瘫在路上动弹不得。后边的坦克被堵成一排,正好都停在断崖下面,装进了志愿军布置的“口袋”。紧接着我机枪手开始射击,将敌尾随坦克的步兵压制在桥的南侧,隔断其与坦克的联系。没有步兵的协同,坦克成了笨重的铁疙瘩,只能被动挨打。

当时我军火箭筒弹数量稀少,平时练得也少,战士们更习惯近距离用反坦克手雷对付敌坦克。于是雷保森下令出击,2个突击组立即携带反坦克手雷分头向美军坦克纵队的两头奔去。雷保森带领一个突击组冲到敌坦克纵队队尾,最后1辆坦克见势不妙,立即开足马力倒车,退出了一段距离。第11辆坦克也准备后退,雷保森迅速投出手雷将其炸毁,前面的坦克全部被堵在中间进退不得。

随后,雷保森带着突击小组,使用反坦克手雷由后至前接连炸毁炸伤了美军5辆坦克。与此同时,由王国明、阎银光、梁新发组成的另一个突击小组也从前至后一直打到第6辆坦克。

就在这时,夹在坦克纵队中间的那辆吉普车上,钻出了三个美军,正欲举枪射击。雷保森见状迅速向吉普车投掷了1枚手榴弹。与此同时,负责应对突发情况的火箭筒手黄辛田和副射手陈永华也从山崖上向吉普车投了2枚手榴弹。3枚手榴弹接连爆炸,吉普车上的美军瞬间毙命。

就这样,前后不到10分钟,11辆坦克全部被我击伤或摧毁。第12辆坦克见势不妙,仓皇后撤。水泥桥的南边,100多个美军步兵在我机枪的密集火力压制下眼看着坦克被摧毁却不敢过桥。

趁热打铁巩固战果

眼见敌坦克都不动弹了,雷保森带着战士们回到了阵地,准备全力阻击对岸的美军步兵。然而,刚返回战壕没多久,又发现有坦克开动了。原来有3辆坦克虽然遭到了手雷的袭击,却并没有完全丧失战斗力,坦克里的士兵也没有被炸死。回过神之后,他们开始向我阵地开炮,很快又出现了5架敌机对着我阵地轰炸。雷保森明白,如果让这3辆坦克反扑过来掩护步兵突破我军防线,后果将不堪设想。他们决心趁这几辆坦克还没有缓过劲,再来一次冲锋,把剩下的坦克彻底摧毁。机枪弹药手周士武提前压满了几梭子子弹,随即也加入了反坦克战斗,雷保森带着袁德和、王国明和周士武再次冲下了阵地。

失去机动性的坦克面对冲过来的志愿军战士毫无还手之力,坦克里的美军纷纷夺路而逃。3辆坦克很快被志愿军战士们摧毁。接着,雷保森试图接近第12辆坦克并将其摧毁,后因其不断后撤,且离美军步兵距离太近,无法靠近,只好作罢。之后,美军见势不妙,狼狈向南逃窜。至此战斗胜利结束。

英勇的志愿军9名战士,凭借手上简陋的步兵武器,在七峰山上机智勇敢地摧毁美军11辆坦克和1辆吉普车,全班无一伤亡,创造了志愿军步兵班反坦克战斗的最佳战绩,也创造了我军以步兵战胜美军步坦协同的一个经典战例。